东京仙履奇缘

评分:
6.0 还行

分类:爱情  日本 1994

简介: 从海滨小镇来到大都会东京的松井雪子(和久井映见 饰)是一个充满幻想的女孩,虽然过 详情

更新时间:2020-07-31

东京仙履奇缘影评:读你千遍不厌倦


如果说有那么一部剧,能让我看上多少遍也不厌倦,笑点和泪点一如初见,随便拿出一段都能准确地说出前情和后续,然后就此看下去,除了《东京仙履奇缘》(上海播出时译作东京灰姑娘,以下简称东灰),不作他想。东爱如此经典,长假如此美好,但我最爱的,还是东灰。基于对此剧的喜爱犹如滔滔江水延绵不绝,说起它的好处怕是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我决定分篇来歌颂它的真善美。想到今天终于要将对它的喜爱一吐为快,语言的出口竟感一时堵塞……真爱,不急,我们娓娓道来。

亲情篇:

小小的房间满满的兄妹情

当Chage&Aska的《邂逅》响起,首先出现的是在站台上等候列车的幸子(我的第一反应还是幸子,因为第一次在上海电视台看的就是译作幸子,后来看日剧原版都是翻作雪子,不过日语yuki还是翻作雪子更确切),随后一个大大的红色的妹字映入眼帘,所以如果直译这部剧的剧名应该是《妹啊》,虽然无论从情节还是片头的水晶鞋都可以确定这是个灰姑娘的故事无疑,但既然人家把片名定为《妹啊》,想从第一角度展现的定是兄妹之情。我不记得上一次重温自己是以何种心情看这个工作爱情没一样成功的哥哥,但曾经确有一次,只要镜头上出现这个哥哥,我就开始拖进度条……倒不是因为讨厌他,而是觉得他实在不中用啊。不过话说回来,如果最后不是这个不中用的哥哥去高木的订婚宴闹了一把,灰姑娘的妹妹还不知道能不能和王子走到一起呢。然而这一次看,我却深深地为这位哥哥所感动,虽然幸子也同样愿意为哥哥的幸福做出牺牲,但还是不一样。

幸子之所以能独自一人在东京狭隘又现实的环境中生活三年,能在和高木的交往中自始至终保持坚强,能最终战胜企图重修旧好的前女友,自带强大资源的未婚妻以及一心想拆散他们的高木老爸和王子走到一起,完全是因为她美好的性格,当然还有最后哥哥的帮忙。而一个人性格的养成和原生家庭的关系有多密切相信不用我多说了吧。正如菊雄(哥哥的名字)对高木所说,她(指幸子)是我们松井家的宝贝啊(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还是跪着的T_T),松井家的每一次对话,无论是谁和谁,都是围绕幸子展开的,而他,这个家里的长子,永远是妹妹的陪衬,或者说是保护者?我不知道松井家是如何教育这兄妹俩的,幸子那么纯洁、善解人意,菊雄又是如何在父母重视妹妹胜过自己,妹妹又的确比自己能干的情况下还能如此珍视她,当真是童话故事了。

印象最深的还是那一段,菊雄无意中看到幸子写给妈妈的信,得知幸子爱上了高木。虽然是为了后面的那场戏,但还是觉得这里菊雄的反应过了。幸子爱上了高木,作为哥哥,尤其是日本这样的国家,他何尝不想昂首挺胸地挑剔他、考验他、接受他,但是他没有信心也没有能力这样去做,所以他一扫那些应有的情绪,前一秒还黑着脸,下一秒就跪倒在高木面前,头几乎磕到地上,絮絮叨叨地、近乎呜咽地贬低着自己,罗列幸子的好处,恳求高木不要抛弃他最宝贝的妹妹。所以菊雄对妹妹的爱是无私的,但也是谦卑的。他可以把自己的面子、尊严、身份通通踩在地下,只求幸子能够幸福。突然想到,也是菊雄把高木带到了幸子的面前,如果没有一开始的误打误撞,幸子又怎么会认识高木呢,这个哥哥啊就是为了成全妹妹而存在的。

“你妈妈如果还活着的话,我一直在想,她会对你怎么说。”

“爸爸?”

“你留在东京继续奋斗吧。”

“爸爸,你怎么了?”

“你不要说话,静静地听我把话说完。你妈妈啊,不会说什么风趣的话,但她如果还在世的话,一定也会这么对你说的,幸子,祝你幸福(回声效果),但愿你能幸福啊,幸子。”

剧中另一对兄妹,高木和瞳这条线,虽然也有起承转合,但和菊雄幸子的相比就弱了许多。当然,高木作为男主角,首先要发展的是和幸子的爱情线。

爱情篇:

初见

高木一开始注意到幸子,也是因为想到了自己有个差不多年纪的妹妹。正如菊雄所说,在一个30岁的男人的眼里,24岁的女人就像是妹妹。一直到他们的第一个kiss以前,高木从根本上都还只是把幸子当作一个妹妹看待,但是温暖如幸子,终将王子的心动摇。一直觉得高木房间里的那盏落地灯就是高木的心,寂寞又高冷,像一座冰山,唯有幸子这样的女子才能融化。平凡如我们,都是灰姑娘。我们自负都是好姑娘,我们没有遇到王子,是的,我们没有菊熊这样的哥哥,我们没有那把红伞——但其实,我们没有谁能像幸子那样善良。高木找到瞳后把她带回家,说她胡闹,瞳说哥哥你是真心和幸子交往的吗?你只是想玩玩她而已,你不也是在胡闹吗!高木没有回答,幸子的尴尬和难过是可想而知的。换做你我,不哭不闹算好的,掉头就走是肯定的,然而幸子,她只是对瞳说高木先生一直在找你,所以……然后默默地离开了,高木当时的感激与感动也是可想而知的。这里有一段,幸子离开高木家后一个人缓缓走在街头,她想起瞳曾经对她说过哥哥的女朋友,哥哥深爱着她,直到现在都忘不了她,又想到那天早上在高木家看到的那个名字,美奂。现在她知道了,清楚地知道了,于是她跑起来,我把她的跑理解为想逃开这个事实,这很正常,但更多的,是在给自己加油。这一段的插曲是bread的goodbye girl,当年找到它后就一直存在我的手机里,每当想起幸子,想起东灰,就会拿出来重温一下。

Cause my baby goodbye doesn't mean forever
Let me tell you goodbye doesn't mean We'll never be together again
If you wake up and I'm not there I won't be long away
Cause the things you do my goodbye girl will bring me back to you

幸子后来在给妈妈的信中写到,我喜欢高木先生,我想我一定是在暗恋他,但是就算把内心的爱意全部向他表白(这里我更喜欢当年上海电视台的翻译:即使用整颗心去撞击。好美的翻译)他大概也不会接受我吧,因为我可以感觉得出来,高木先生并不想完全了解我,我写这些事会让妈妈担心,不过我想现在的我已经找到了一样比璀璨夺目的宝石还珍贵的东西,那就是喜欢上一个人这件事。幸子低估了自己,就像歌中所唱the things you do my goodbye girl will bring me back to you,王子心中的天平已悄然向她倾斜。很喜欢之后的电话诉衷肠,两颗心前所未有的靠近了,也就是从这里,两个人开始像真正的情侣那样交往了。后来去跑马场,居然还带上了菊雄——史上最蠢大电灯泡,没有之一。

高木最后还是去了能登,可惜幸子的妈妈看不到了。这里幸子的软弱,幸子的言不由衷我都可以理解,我不理解的是为什么高木最后把幸子送给他的手套都留在了站台上,是生气,失望,还是心灰意冷?但不管是什么,多少让我感受到了高木的铁石心肠,所以当幸子看到这副被留下来的手套,她的悲伤可想而知,一如当时Eric Carmen的插曲所唱

I don’t want to start with someone new

Cause I couldn’t bear to see it end

Just like me and you

Now I never want to feel the pain of remembering how it used to be

Never gonna fall in love again

Just like you and me

好在灰姑娘的故事不管之前再怎么虐,结尾总是HE。当Chage&Aska的《邂逅》再度响起;当高木西装革履拿着红伞在车间寻找幸子的身影;当幸子穿着全剧里她穿过最土的一件衣服——那件藏蓝不算藏蓝,宝蓝不是宝蓝的工作服(剧组你太用心了orz),和高木面对面时,我们迎来了灰姑娘的大结局。高木说,我的婚事告吹了,接下去可能会很忙,总要说服我父亲才行,可能会留你一个人在家,也可能好几个晚上只有你一个人独守空房,或许你会因为不习惯那种生活而不知所措,或者又会让你伤心难过,即使如此我也要守护着你,我要用我的一生一世守护着你。好想看高木说的那些啊,他所说的我都想看!其实片头曲里有很多诸如求婚,婚礼上的情景,真的好想看啊啊啊啊!

演员篇:

饰演本剧女主角松井幸子的是90年代的日本女星和久井映见。和久井映见算不上美人,放在今天可以说既没有颜值也没有身材,就是放到人堆里就找不见的那种,但她的确有一种小而坚韧的气质足以撑起整个故事,她所塑造的松井幸子是最接近灰姑娘原型甚至可以说超越灰姑娘原型的灰姑娘了。三年后她和反町隆史主演的《通向婚纱之路》同样是我很喜欢的一部日剧。她应该是我排名第二喜欢的日本女星,第一是铃木保奈美,第三是山口智子。该剧的男二,也就是哥哥菊雄的饰演者是90年代的日本男星岸谷五郎。我在《恋人啊》中写过,这个角色太深入人心。用今天早上我看到的一句话来说就是,演员和角色是天作之合,以至于后来我每次看到他就想到菊雄……也算是一种成功吧。两个人毫无悬念地拿到了当年日剧学院赏的最佳女主角和最佳男配角,可谓演员和角色互相成就了一把。

饰演高木妹妹瞳一角的鹤田真由,凭着不俗的形象和表现也拿到了当年的最佳女配角奖。后来她也出演过几次女一号,但都反响平平,看来还是女配的命。

先来说说唐泽,他单眼皮(或者可能是内双),身高175,高富帅的标准第一个就不达标,这样的身高放在现下连出演男一号的资格都是没有的。豆瓣上有人说,他是把西装穿得最好看的日本人。其实不仅是西装,长款大衣穿在他身上,也是一样好看。唐泽的形象有一种与生俱来的贵气、优雅、温柔、沉静,再加上那双略带忧郁的眼睛……(oh沦陷,我受不了眼神忧郁的男人)但其实现实中,唐泽并不是这样一个人(看过他的综艺或是后来的《恋爱症候群》你就会知道),在东灰中,唐泽是克制了多少他的“本性”来出演这个角色的呀!所以偶尔当剧情需要(全剧的第一大萌点来了^^),他不自觉地流露出的那种调皮,简直闪瞎我的眼!你能想象一个高贵优雅又略带忧郁的王子突然在你面前耍宝搞怪吗?(彻底沦陷,这辈子我都爬不出这个坑了!)而这些时刻是松井幸子专属的(我坚信她上辈子一定拯救过银河系!)。只有在她面前,他才会卸下王子的面具,露出男孩的本性。让我来如数家珍这样的瞬间!(如数家珍可以这样用咩?)

画面一:两人互诉衷肠后,幸子邀请高木共进晚餐,说有一家好吃的咖喱店(其实就是她自己做的咖喱),高木欣然同意,那句略带升调的在哪里等你呢,幸子在镜头里笑得甜,我在镜头外笑得更甜(花痴啊……)。

画面二:幸子做饭,高木说也来帮忙,幸子问您也会做饭吗,他一本正经地说,虽然称不上专家,但……完全不会(还假装尴尬地看着幸子),幸子莞尔。

画面三:两人共进晚餐,见高木没表示,幸子忐忑地问地不好吃吗,高木说好吃,很好吃,见幸子没反映,夸张地说出连印度人都会惊讶的。幸子终于笑了,说请不要这样说,有一点奇怪呢。哈哈,亏他想得出来。

画面四:晚餐后幸子邀请高木下棋(国际象棋),两人对弈(背景音乐响起never gonna fall in love again),一开始幸子小心翼翼,高木胸有成竹,两招之后,幸子得逞地问yi dis ga(好了吗),高木右手手掌托着下巴,自信地说dao zhuo(请吧),然后幸子ja(那……)准备吃高木一子(看来是很关键的一子),高木马上捉住她的手腕jo duo ma da(等一下),幸子一脸认真地ma da na xi(不行),他准备悔棋o ne ai yi(拜托了,脸红了),那尴尬又带着恳求的小眼神(哈哈哈,爱死了!)幸子嘟囔着让了他,他马上a li a duo(悔棋,脸更红了)这一段我大概……也就撸了几十遍吧。

此处省略画面500个……

红透了东南亚,但唐泽却是四个主演中唯一一个没有拿到奖项的人。现在仔细想想,与其说是因为他的演技不够出色,不如说是因为角色限制了他的发挥(看看后来的《白色巨塔》,啧啧)。高木雅史就是一个王子,他不需要成长,也不需要改变,他自始至终就是那个样子——我不想承认,但却不得不承认高木雅史就是个花瓶型的角色,而唐泽的外型就像是为这个角色量身定做的。就像古天乐之于杨过,翁美玲之于黄蓉,龚慈恩之于程灵素一样……不好意思,扯远了,最近金庸看得有点多。

唐泽于1995年和山口智子结婚,日本艺人能把演艺事业和个人生活分开来看这一点,讶异之余,我很欣赏。对于山口姐姐收割我王子这件事,我心悦诚服。谁叫自己那时候只有12岁呢,有种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的遗憾,哎……

如果说主角群是决定一道菜是否好吃的关键(我怎么会想到拿一道菜来打比方的呢,肯定是饿了……),那配角群就是决定这道菜是否好看的存在。东灰的配角群没有老戏骨,但每一个角色都恪守着自己的本分,即使算不上惊艳,却也让人过目不忘,以至于后来我在别的日剧中看到他们,惊喜之外,倍感亲切。在《悠长假期》里看到了小矮人人设的佐佐木,还有反面角色的三浦。在《恋爱世纪》里看到了高木的前女友美奂,小时候觉得她好美啊,但是在《恋》里老了不少,还看到了高木的未婚妻,演松隆子的二姐,哈哈。豆瓣上看到有人说,剧中的每一个女性都有一种特殊的美,的确。

幕后篇(编剧、导演、造型、摄像和配乐):

从小到大,我看过的电视剧不算少了,大陆的,港台的,日韩的,东南亚的,但能把麦高芬(一个电影用语,指在电影中可以推展剧情的物件、人物、或者目标,例如一个众角色争夺的东西。)贯穿地如此自始至终恰到好处的,只有东京灰姑娘。印象中新白娘子传奇中的纸伞也是贯穿白娘子和许仙感情的媒介。其实古今中外,尤其是东方,伞一直是姻缘传递的媒红——下雨了,一把伞靠过来,瞬间两个人变成了一个世界,瞬间世界变成只有你我。太多姻缘因为一场雨,一把伞便结下了。这把红伞,从一开始的幸子为高木而撑,到最后高木为幸子而撑,期间历经多少风风雨雨分分合合,有幸子和高木的,也有菊雄的。

印象最深的是那个雪夜,当高木正失落地站在窗边,突然看到下面打着红伞抬头仰望的幸子(我一直在想那楼到底有多高?高木作为董事长肯定在最高处,从每一次的拍摄角度来看,那楼差不多有30层。30层的高度,高木能一下子看清地面上的幸子吗?我不知道……),他看到红伞移动了,正一点一点离他远去,于是他冲了下去(是坐电梯的吧,但我分明看到他拉开了类似安全出口的大门啊,哎,我老想着这些干嘛……),在人群中,在大雪中,寻找幸子。当两人互诉衷肠后相拥在大雪中,大雪飘落在红伞上,那一刻我发誓——我也要一把这样的红伞!!这个夙愿一直蛰伏在我的身体里……直到2014年,我和老公两人在韩国首尔的梨花女子大学外,一场大雪从天而降。是时候了,灰姑娘、王子(我老公……算了,将就将就吧)、大雪,万事俱备,只欠红伞!于是我俩找遍附近所有的店,结果只找到一把暗红色的三折伞(幸子那把是长柄的T_T),聊胜于无吧,把它买了下来。后来风雪太大,避风雪时我把它放在地上,大雪飘落在上面,我还拍了照,下次找出来,有图为证!再后来那把伞坏了,我又没有红伞了,哎,找一把同款红伞都那么难,同款王子……同灰姑娘不同命啊!! 突然想到,幸子的妈妈去火车站送幸子和后来的幸子去车站送妈妈也是一个前后呼应。另外此剧还有很多将灰姑娘进行到底的小细节,例如黑夜中突然亮灯的旋转木马,成为全场焦点的舞会,12点后也不用回家的钥匙等等,无一不体现出编剧的用心。幸子第二次遇到高木,赶快把吃了一半的热狗放到身后(这样的小细节现在的偶像剧再也看不到了);当高木说要送她回家,她看了看高木的车问,上车要拖鞋吗?(现在如果还有这样的台词是在卖萌,但那时候是真萌!)后来我查了下东灰的编剧,原来是我近几年大爱的《萤之光》的编剧,水桥文美江,怪不得。东灰的台词是所有我看过的日剧中最美的,温柔,有力,它们像少女时代的珍宝一样,永远在我的记忆中闪亮(后附记录)。

东灰的导演,永山耕三,日本电视剧首屈一指的导演。90年代很多经典日剧皆出自他手——《东爱》,《在爱的名义下》,《同一屋檐下》,《悠长假期》,《恋爱世纪》等等,此乃神人,不多说。来说说造型和摄像,虽然不知道这两位是谁,但是高木雅史能成为一代王子一大半归功于他们,嗯。唐泽在东灰前的作品帅则帅矣,但跟王子基本没什么关系。但在东灰中一亮相就已经是王子本尊了。其中发型的设计是致命的关键,其次就是服装——西装,真的没有比西装更适合唐泽的衣服了。日本人我不好说,但真的没有哪个日本男星比唐泽更适合西装了(想到木村拓哉在长假里穿西装的样子,真的是……算了不说了)。接下来是摄像,前面说过唐泽身高不过175,这身高也就是一普通人的身高。而东灰后半部分的拍摄已经进入冬季,唐泽穿上了长款大衣,怎么把身高175还穿着长款大衣的男主拍得依然像王子本尊呢,于是摄像大哥开始从下往上拍,再次捍卫了王子的形象,摄像大哥辛苦了!

最后说说东灰的配乐,日向敏文,日本著名作曲家,曾在1991-1998之间为多部经典日剧配乐。除了东灰还有《东爱》,《同一屋檐下》,《在爱的名义下》等。很奇怪为什么98之后就没有再参与日剧的制作了,可惜。尤其是东爱中的几个原声,直到现在,电台还会时不时地播放。东爱的复杂与沉重是我不敢轻易打开的,说到底自己还是个喜欢HE的俗人,于是东灰成了我的最爱,连同它的原声。几年前为了收集这一碟原声,应该是在百度贴吧吧,找到一个日向敏文的粉丝,好像是个男孩子。后来我加了他QQ,他在QQ上一首一首地传给我。传的时候我们聊了一会,得知他从日本买了这张CD,也是不易得来的,之后把它做成MP3,分享给同样喜欢这张CD的人,真的很感谢他。

我的长篇言情小说《永生花》将于4/20上线豆瓣阅读,敬请戳:

https://read.douban.com/column/61499774/?icn=from-author-page


东京仙履奇缘的相关影评

东京仙履奇缘
悟仁 • 妹よ
东京仙履奇缘
ayumi • 怀念
东京仙履奇缘
King • 太童话

本站所有资源来自互联网,如果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

Copyright © 2025 BT之家